POLANYI的飲饌紀行

關於部落格
從市場到餐桌的飲食文化考
  • 1640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書寫‧浮生記】無法專心的雜工論者

     兩個禮拜的工作時間,是早上十點到晚上十點,這時段除去中餐和晚餐,我就盯著我的筆電螢幕直瞧、打字,偶而起身注水,沖壺泡烏龍,斟茶。這工作其實算自由,但從早到晚專注於同一個主題,卻讓我痛苦難堪。學生時期寫報告、論文的經驗告訴我,我根本不是個可以在短暫的時間內,朝著一條主軸、針對一個點,投注心力、全神專注的人。

   

說穿了,我是個多線並進,手頭同時兼容多個主題,工作的主題必須時而趣味,時而嚴肅的雜工論者,這才是屬於我個人風格的工作節奏。專一於同一主題,在固定的空間,待上如此長的時間,我的身心常感受到壓制,有如被牛仔拋套了繩索勒住咽喉,腦袋已經在呼喚著氧氣,不然就會萎縮,慢慢缺氧,進而窒息。

 

所以在這個五六坪大小的辦公室內,我的同事們常可以看到我坐不住,一定得東摸西找的,如同蚯蚓般蠕動著身軀,那正是我痛苦的掙扎——想要掙脫這空間,尋找某種形態的自由。

工作框架像如此受限,可真是比當兵時在營地操場上跳砲操還痛苦啊!

 

  還好,我還有點自由看看工作外的閒書,這樣可以稍解我受限之苦。

最近在手邊輪番閱讀的是:鷲尾賢也《編輯力:從創意企畫到人際關係》、Richard Sennett《肉體與石頭:西方文明中的身體與城市》以及嵐山光三郎《文人的飲食生活》下冊。如果你和我一樣工作坐不著,可以嘗試擺這幾本書在身邊。比如,看到嵐山光三郎寫名作家池波正太郎,有這樣的片段:

   

池波先生第一次到資生堂茶室,是在十三歲的時候。淺草出身的池波先生,小學畢業後就進入兜町的股票營業所開始工作,另一名少年員工井上留吉告訴他「嚇了一跳。雞肉飯竟然放在銀製容器裡面端出來」,當時月薪只有五圓的少年,為了品嘗七十錢的雞肉飯前往銀座。

 

  不是有如在枯悶的生活中,注入一股活水嗎?不過話說回來,放眼周遭,像我如此無法專心的人,還真是罕少,大家到底都是如何專心製志的呢?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